母亲的“人世间”丨思念,无药可医
发布时间: 2022-06-30  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浏览:119 次
分享到:

朋友圈

新浪微博

QQ空间

豆瓣网

QQ好友

又是一年清明将至。冷清的的小雨更加清晰了我的悠悠思念。

我的母亲,自我十二岁时离世,今年已是第二十个年头;她永远留在了四十五岁,而思念伴随着我长大。

记忆里,母亲一直是一副中年妇女的模样,温顺、勤恳、慧心巧思。母亲的温顺一半得益于脾性,一半归于羸弱的身体。记忆里母亲很大声说话的时候都没有,和邻居也一直相处和睦,让我记忆深刻的母亲与父亲的争吵也只有一次。父亲倔强如牛的性格和母亲其实并不能真的吵起来,记不清那天父亲是喝了酒,还是仗着自己是一家之主,无理也要辩三分,总之成功引来了“劝架”的人。不记得到底谁对谁错,谁又先低了头,只记得母亲一直哭,而别人越劝父亲越扯着身子要去跳井。我倒没有太怕过他会去跳井,我更怕的是母亲的哭声。

母亲实在太瘦了,可能只有四十公斤,颧骨、锁骨都很突出,手臂纤细,且深受肺结核折磨,终日不得宁静。可她仍旧拖着瘦削的身体,凭借勤劳的双手,操持着家里家外,让我们清贫的日子显得不那么苦涩。本来我出生后基本是九十年代了,但母亲的病终年离不开药物,而且那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因此家里的日子真的是一直过的很苦,但却因母亲的存在一直很温馨。现在我依然记得上学的时候母亲去邻居们家里为我借学费的样子,也记得母亲省吃俭用为我买回来几串葡萄的情形。家里有些时候吃的菜实在没有了,母亲便用面粉调成面糊加上简单的佐料,蒸出一道下稀粥的“菜”,当年觉得味道无比寡淡,甚至常常对她生气;没有新书包,母亲会用旧衣服裁剪缝制出一个让我背着很神气的布书包,她还会细心缝上一个五角星;即使没有新衣服,我衣服上的补丁也永远是周围一片补丁服中针脚最细的……

母亲陪伴了我短短的十二年,她度过的每一天其实都很辛苦,可她依然努力的想活着,她去世前都一直念叨着来年春天的打算,也一直期盼着过上好日子,可是她永远留在了那年寒冬里。母亲的一生,没有多少文化,讲不出大道理,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,却用自己短暂的一生,默默操持着一个家,用力呵护着幼年的我成长,留给我一生一世的回忆。

如今,我已是两个女儿的妈妈,虽然不能给她们富足的生活,我也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呵护她们长大。听着女儿叫了很久的“妈妈”,这辈子我最想最想抱住母亲,轻轻告诉她“妈妈,我长大了”。今生的缘分太短太短,来世,只愿我们依旧相识。

 

成本管控部  吕玉银


上一篇: 忆袁隆平

下一篇: 诗两首

咨询热线:0871-68328496
联系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信息产业基地林溪路188号
移动端
微信公众号
Copyright © 2020 云南建投第九建设有限公司 滇ICP备18010299号-2
技术支持: 奥远科技
滇公网安备 53050202000123号